毛澤東在香山民主協(xié)商紀事

2024-01-03 09:28:00  來(lái)源:人民政協(xié)報
【字體:

  1949年3月25日,毛澤東率領(lǐng)中共中央機關(guān)離開(kāi)西柏坡遷往北平,進(jìn)駐香山。在此后居住香山雙清別墅的半年多時(shí)間內,毛澤東頻繁會(huì )見(jiàn)各民主黨派領(lǐng)導人和各界代表人士,共商國是。這些活動(dòng)進(jìn)一步凝聚了籌建新中國的廣泛共識,為人民政協(xié)第一屆全體會(huì )議順利召開(kāi)、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(xié)商制度形成奠定了重要基礎。
 
  3月26日
 
  毛澤東與黃炎培會(huì )談
 
  黃炎培是民盟和民建的主要發(fā)起人之一。在中共地下黨幫助下,黃炎培于1949年初秘密離開(kāi)上海,經(jīng)香港乘船到天津,3月25日抵達北平。
 
  3月26日晚上,毛澤東邀請黃炎培作為雙清別墅的第一位客人會(huì )談并用餐。黃炎培日記記載:“夜,毛主席單獨招餐于其家香山雙清別墅,毛夫人、周恩來(lái)四人同餐。我暢述所見(jiàn),獲得具體結果三點(diǎn),決定分別發(fā)電。夜十一時(shí)始歸。”(《黃炎培日記》第10卷,華文出版社2008年版,第204頁(yè)。)寥寥數語(yǔ)中一個(gè)“暢”字,可見(jiàn)相談甚歡。
 
  兩天后,黃炎培根據與毛澤東商談的內容,就邀請陳嘉庚參加新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及組織工商考察團分別擬定電文。接著(zhù),黃炎培切實(shí)發(fā)揮其在工商界的影響力,配合新政權開(kāi)展工作。
 
  3月28日
 
  毛澤東與劉仲容會(huì )談
 
  劉仲容曾長(cháng)期在李宗仁、白崇禧身邊擔任幕僚。1949年初,李、白委派劉仲容北上,向中共方面表明和平談判的愿望。
 
  3月28日,劉仲容到達北平。當天晚上,毛澤東聽(tīng)取他的匯報。毛澤東最關(guān)心李、白的真正想法。劉仲容說(shuō):“南京方面希望獲得體面的和平,主張以長(cháng)江為界,劃江而治,與中共和平共處。”這次會(huì )談從晚上8點(diǎn)左右,一直持續到凌晨3點(diǎn)。
 
  4月2日晚,毛澤東又會(huì )見(jiàn)劉仲容,要他回南京一趟,勸李、白在歷史轉折關(guān)頭順應時(shí)勢,勿再固執己見(jiàn)。但李、白堅持在中共不過(guò)江的條件下才能達成和平協(xié)議,劉仲容無(wú)功而返。
 
毛澤東與李濟深親切交談
 
  4月2日
 
  毛澤東與李濟深會(huì )談
 
  民革在香港成立時(shí),李濟深擔任主席。1949年4月2日,李濟深受邀來(lái)到雙清別墅。當他見(jiàn)毛澤東親自在門(mén)口迎接時(shí),非常感動(dòng)。李濟深緊緊拉住毛澤東的手說(shuō):“毛主席,您太客氣了。我這個(gè)人您是知道的。我過(guò)去是反對共產(chǎn)黨的,犯有很大錯誤……現在才認識到,只有中國共產(chǎn)黨才能夠救中國。”
 
  兩人坐下后,毛澤東對李濟深說(shuō):“我們都是老朋友了,互相都了解,不要多夸獎了,應該對我們多提意見(jiàn),多提出批評。這樣,才能使咱們今后相處得更好啊。”
 
  李濟深說(shuō):“我相信,以后在毛主席的領(lǐng)導下,咱們會(huì )相處得更好。”(《毛澤東與國民黨軍隊五將領(lǐng):與李濟深最肝膽相照》,《鄭州日報》2012年8月9日)
 
  當晚,毛澤東與李濟深還就與國民黨南京代表團談判、籌備新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和外交等問(wèn)題,充分交換意見(jiàn)。
 
  4月3日
 
  毛澤東與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座談
 
  1948年夏秋,在中共中央的精心組織下,大部分民主人士冒著(zhù)重重風(fēng)險到達解放區。北平解放后,他們又會(huì )聚北平。
 
  1949年4月3日,毛澤東邀請各民主黨派負責人,到香山集會(huì )。黃炎培在當天日記記載:“午后六時(shí),應毛主席招,到其寓廬香山雙清別墅。同被邀者李濟深(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(huì )主席)、沈鈞儒、章伯鈞(中國民主同盟常務(wù)委員)、馬敘倫(中國民主促進(jìn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)、譚平山(中國國民黨三民主義同志聯(lián)合會(huì )常務(wù)委員)、彭澤民(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監察委員會(huì )主席)、李章達(中國人民救國會(huì )中央執行委員)、蔡廷鍇(中國國民黨民主促進(jìn)會(huì )代主席)、陳其尤(中國致公黨主席),我以民主建國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參加。”(《黃炎培日記》第10卷,華文出版社2008年版,第207頁(yè)。)
 
  毛澤東首先報告了起草反對北大西洋公約聯(lián)合聲明稿情況。經(jīng)過(guò)討論,毛澤東與上述各黨派負責人共同署名發(fā)表聲明,反對北大西洋公約。
 
  會(huì )議還討論了中共關(guān)于國際大勢的看法及其應對方針,以及中共關(guān)于國共和談的經(jīng)過(guò),包括外交政策等問(wèn)題。
 
  4月上中旬
 
  毛澤東與張治中等國民政府談判代表會(huì )談
 
  毛澤東與張治中在重慶談判時(shí)已比較熟悉。1949年,張治中出任國民黨南京政府和平談判代表團首席代表,4月1日到北平,同中國共產(chǎn)黨談判。
 
  為了推動(dòng)和談取得成效,毛澤東于4月8日上午在香山會(huì )見(jiàn)張治中。毛澤東與張治中進(jìn)行了友好的長(cháng)談,就一些關(guān)鍵性問(wèn)題交換意見(jiàn)。
 
  關(guān)于戰犯問(wèn)題,張治中希望不要寫(xiě)入條文。毛澤東表示可予考慮寬大處理。關(guān)于組設聯(lián)合政府問(wèn)題,張提到如按重慶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提出的政治民主化原則及當時(shí)達成協(xié)議的具體方案,國民政府當將權力移交給新政府。毛澤東表示:聯(lián)合政府還不知何時(shí)成立,希望南京政府當照常行使職權。關(guān)于今后建設問(wèn)題,張治中表示國民黨執政20多年,沒(méi)有能遵循孫中山先生遺教進(jìn)行建設,愧對國家人民。毛澤東說(shuō):“今后,是大家合作做的。當前最重要的是共同一致來(lái)結束戰爭,恢復和平,以利在全國范圍內開(kāi)始偉大的生產(chǎn)建設。”(余湛邦:《1949年國共北平和談始末記》,《文史資料選輯》〈合訂本〉,中國文史出版社2011年版,第67輯。)
 
  此后幾天,毛澤東又連續會(huì )見(jiàn)國民黨代表團的其他成員邵力子、章士釗、黃紹竑、劉斐、李蒸、盧郁文。毛澤東明確表明了和平立場(chǎng),并就今后經(jīng)濟建設問(wèn)題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。
 
  遺憾的是,國民黨南京政府拒絕在談判雙方議定的《國內和平協(xié)定》上簽字。人民解放軍渡江后,在中共方面極力挽留下,國民黨南京談判代表張治中等人留在了人民陣營(yíng)。
 
毛澤東與柳亞子親切會(huì )談
 
  5月初
 
  毛澤東與柳亞子會(huì )談
 
  中共中央“五一口號”發(fā)布后,時(shí)任民革中央常委兼秘書(shū)長(cháng)柳亞子積極響應。
 
  1949年春,柳亞子到了北平后,遇到諸多不順。他寫(xiě)了一首七律詩(shī)《感事呈毛主席》,委婉表達苦悶和退隱之心。
 
  毛澤東百忙之中于4月29日寫(xiě)成《七律·和柳亞子先生》,深情回憶了他們之間三次相會(huì ),表明中國共產(chǎn)黨始終沒(méi)有忘記柳亞子等民主人士的革命貢獻。
 
  5月1日,毛澤東攜女兒李訥專(zhuān)程邀請柳亞子游頤和園。在交談中,柳亞子說(shuō):“我們都很清楚,蔣介石早晚是要垮臺的。但我們沒(méi)有想到勝利會(huì )這么快,人民解放軍很快渡江成功,并且占領(lǐng)了南京。我們不知道毛主席用的什么妙計?”
 
  毛澤東說(shuō):“打仗沒(méi)有什么妙計,如果說(shuō)有妙計的話(huà),那就是知己知彼,根據實(shí)際情況,作出正確的決策。還有,就是先生說(shuō)的,人民的支持是最大的妙計。”(李銀橋、韓桂馨著(zhù):《在毛澤東身邊十五年》,河北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,第202頁(yè)。)
 
  5月5日,借孫中山就職非常大總統紀念日之際,毛澤東邀柳亞子到香山拜謁孫中山衣冠冢并合影留念,隨后接柳亞子到家中共進(jìn)午餐。大家談詩(shī)論政,甚為歡暢。
 
  5月18日
 
  毛澤東與李達會(huì )談
 
  李達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創(chuàng )始人和早期領(lǐng)導人之一。他早年脫黨后,仍與毛澤東保持著(zhù)個(gè)人友誼。于顛沛流離之中,他堅持系統研究馬克思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。
 
  隨著(zhù)解放戰爭的節節勝利,毛澤東通過(guò)中共“地下交通”帶信給正在湖南大學(xué)任教的李達說(shuō):“吾兄乃本公司發(fā)起人之一,現公司生意興隆,盼兄速來(lái)參與經(jīng)營(yíng)。”(陳光輝、葉鵬編著(zhù):《李達畫(huà)傳(1890-1966)》,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,第155頁(yè)。)李達收到毛澤東的密信后,感動(dòng)不已??僧敃r(shí)他患有嚴重的胃潰瘍,不能長(cháng)途跋涉。1949年5月14日,在中共組織護送下,李達從長(cháng)沙秘密出走,經(jīng)香港北上,到達北平。
 
  5月18日,毛澤東邀請李達到雙清別墅。李達受程潛重托,向毛澤東匯報了湖南的政治形勢,轉達了程潛決心起義、走和平解放之路的心愿。毛澤東聽(tīng)了頗感欣慰。
 
  不知不覺(jué)到了深夜。毛澤東看李達疲憊的樣子,就留李達住下,睡在自己床上。李達推辭不肯。毛澤東對他說(shuō):“你就在我的床上休息吧!我晚上要批閱公文、看書(shū),已是多年的習慣了。”盛情之下,李達才睡在毛澤東那張硬板床上。
 
毛澤東與陳嘉庚在一起
 
  6月7日
 
  毛澤東與陳嘉庚會(huì )談
 
  陳嘉庚是我國著(zhù)名的愛(ài)國華僑領(lǐng)袖、教育家、華僑實(shí)業(yè)家。1949年春天,他從新加坡輾轉赴港,乘船穿過(guò)臺灣海峽,于6月3日抵達天津大沽口。次日,乘中共特派的專(zhuān)車(chē)到北平。
 
  中共中央對陳嘉庚這位“南僑碩望”表達了極高的禮遇。6月7日,在周恩來(lái)陪同下,陳嘉庚前往雙清別墅拜會(huì )毛澤東,并共進(jìn)晚餐。這是陳嘉庚九年前訪(fǎng)問(wèn)延安后老友重逢。毛澤東熱情回顧了兩人的緣分,并說(shuō):“抗戰勝利,陳先生功不可沒(méi)?,F在新政協(xié)正在籌備,群賢畢至,陳先生可不能不參加??!”陳嘉庚謙遜地回答:“主席的美意我心領(lǐng)了,但我不懂政治,也不會(huì )說(shuō)普通話(huà),參加新政協(xié)之事我不敢接受。”(參閱陳碧笙、陳毅明編:《陳嘉庚年譜》,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,第207頁(yè)。)
 
  席間,大家縱談中外時(shí)局及新中國建設,半夜方散。
 
  此后數日,在周恩來(lái)、郭沫若等勸說(shuō)下,陳嘉庚允諾參加新政協(xié)。
 
  6月8日
 
  毛澤東與傅作義會(huì )談
 
  1949年1月,傅作義率部起義,為北平和平解放作出貢獻。若要實(shí)現毛澤東在中共七屆二中全會(huì )上提出的“綏遠方式”,曾經(jīng)主政綏遠的傅作義無(wú)疑是關(guān)鍵人物。
 
  6月8日,毛澤東在香山會(huì )見(jiàn)傅作義,力圖消除他的顧慮。毛澤東對傅作義今后的工作十分關(guān)心。在會(huì )談時(shí),毛澤東問(wèn)傅作義開(kāi)國后打算干點(diǎn)什么。傅作義說(shuō):搞水利可以直接為人民辦事。毛澤東便說(shuō),那你的意思是想到水利部啦!
 
  在華北野戰軍保護下,傅作義沖破國民黨當局拉攏、暗殺、攪局等各種阻礙,推動(dòng)綏遠和平解放。
 
  6月11日
 
  召開(kāi)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預備會(huì )議
 
  隨著(zhù)人民解放戰爭的勝利推進(jìn),籌備新政協(xié)成為中共中央重要的政治任務(wù)。在協(xié)商新政協(xié)諸問(wèn)題時(shí),鑒于當時(shí)情勢,根據民主人士的建議,中共中央決定由新政協(xié)直接產(chǎn)生中央政府。這使新政協(xié)的準備和召開(kāi)意義更重大、任務(wù)更艱巨。
 
  1949年6月11日晚,在毛澤東雙清別墅寓所舉行新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籌備會(huì )首次預備會(huì )議。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(中共)、李濟深(民革)、沈鈞儒、章伯鈞(民盟)、黃炎培(民建)、郭沫若(無(wú)黨派)、馬敘倫(民進(jìn))、彭澤民(農工)、譚平山(民聯(lián))、蔡廷鍇(民促)、陳其尤(致公黨)、朱德(解放軍)、李立三(總工會(huì ))、劉玉厚(解放區農民團體)、陳叔通(產(chǎn)業(yè)界)、沈雁冰(文化界)、張奚若(民主教授)、廖承志(青聯(lián))、蔡暢(婦聯(lián))、謝邦定(學(xué)聯(lián))、周建人(上海人民團體聯(lián)合會(huì ))、烏蘭夫(少數民族)、陳嘉庚(南洋華僑)等出席。在籌備會(huì )23個(gè)單位中,除了救國會(huì ),都有代表參加。
 
  當晚會(huì )議的議題非常豐富,研究決定了若干事項:新政協(xié)籌備會(huì )參加單位、人數和人選;籌備會(huì )組織條例草案;籌備會(huì )分組名單,新政協(xié)大會(huì )參加單位和人數;籌備會(huì )常務(wù)委員人選;常委會(huì )主任和副主任、秘書(shū)長(cháng)人選;籌備會(huì )日程等。
 
  6月15日,新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籌備會(huì )正式成立。
 
  6月17日
 
  毛澤東與黎錦熙等人聚談
 
  中共中央和各民主黨派總部相繼遷移到北平后,中共中央領(lǐng)導人主動(dòng)與民主人士溝通座談,幫助各民主黨派在政治上、組織上、思想上完善提高。
 
  1949年6月17日,毛澤東從香山來(lái)到北平城內,拜訪(fǎng)北平師范大學(xué)代校長(cháng)湯璪真、文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黎錦熙、地理系主任黃國璋等人。黎、黃二人都是北平九三學(xué)社的成員。在暢敘舊情后,黎錦熙對毛澤東說(shuō):新政協(xié)會(huì )議就要召開(kāi),新中國將要誕生,北平九三學(xué)社的人數不多,這個(gè)團體的歷史任務(wù)已經(jīng)完成,正準備宣布解散。
 
  毛澤東聽(tīng)后,誠懇地對他們說(shuō):“九三學(xué)社不要解散,應該認真團結科學(xué)、文教界的知名人士,積極參政,共同建設新中國。”
 
  毛澤東對民主黨派提出“積極參政,共同建設新中國”的要求,具有深刻的政治含義。這標志著(zhù)民主黨派政治地位的根本變化。他們不再是舊中國反動(dòng)政權下的在野黨,而成為新中國人民民主政權的參與者。他們將在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下,和共產(chǎn)黨一道擔負起管理國家和建設國家的歷史重任。
 
  6月28日
 
  毛澤東與張瀾會(huì )談
 
  民盟成立時(shí),張瀾是主要發(fā)起人之一,任民盟主席。上海解放前夕,在中共地下組織營(yíng)救下,張瀾、羅隆基虎口脫險。
 
  1949年6月15日,張瀾和羅隆基、史良一行乘火車(chē)離開(kāi)上海,于6月24日到達北平。
 
  第二天,毛澤東親臨北京飯店看望張瀾。兩位老朋友重慶之后再聚首,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,此時(shí)張瀾已經(jīng)78歲了。6月28日,毛澤東請張瀾到家中吃飯,并親自到門(mén)口迎接,扶他下車(chē),攙他上臺階。席間相談中,兩人為世人留下了一段頗有意味的“北京對”:
 
  張瀾:共產(chǎn)黨真有本領(lǐng),解放南京后一個(gè)多月,就解放了5個(gè)省城和上海,取得如此偉大的勝利。
 
  毛澤東:我們共產(chǎn)黨人,其實(shí)也無(wú)過(guò)人的本領(lǐng),我們只不過(guò)做到了謙虛、謹慎、勤勞、節儉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(wù),全國人民擁護我們,這才辦成了一些事情。
 
  張瀾:主席講的前八個(gè)字,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,少數人能夠做到。但要做到這后一句話(huà)就很難啦!恐怕這也就是歷來(lái)為政者的病根之所在吧?
 
  毛澤東點(diǎn)頭贊同。
 
  7月3日下午,張瀾再次到雙清別墅,回訪(fǎng)毛澤東。毛澤東熱情地說(shuō),“咱們要共同商量,建設一個(gè)嶄新的中國”。
 
  毛澤東說(shuō):“我們現在可以明確一點(diǎn),民主黨派不是在野黨,而是在朝黨。我們早就設想,未來(lái)的新政府將是聯(lián)合政府。民主黨派將在這個(gè)政府中占有一定的地位。我們要聯(lián)合執政,因為我們是一道斗爭過(guò)來(lái)的,民主黨派都是有功勞的。”
 
  張瀾說(shuō):“這幾年來(lái),我們對中共的領(lǐng)導有了切身的體會(huì ),因而民盟是堅決擁護中共領(lǐng)導的。”(謝增壽編著(zhù):《張瀾年譜》,群言出版社2013年10月版,第391-393頁(yè)。)
 
毛澤東與司徒美堂交談
 
  9月初
 
  毛澤東與司徒美堂會(huì )談
 
  司徒美堂是美洲華僑著(zhù)名的“傳奇人物”。1949年8月,他在美國接到毛澤東的邀請后,克服重重阻撓,經(jīng)香港乘船北上,9月4日到達北平。
 
  到北平后,司徒美堂受邀到雙清別墅,留下了一段“我們大家既是坐轎者,又都是抬轎者”的佳話(huà)。
 
  由于司徒美堂年過(guò)八旬,毛澤東專(zhuān)門(mén)安排工作人員用一把藤椅制成“轎子”。司徒美堂乘著(zhù)平生最“特別”的轎子進(jìn)了雙清別墅。他深為感動(dòng)地說(shuō):“原來(lái)對共產(chǎn)黨了解不多,以為來(lái)北平是給共產(chǎn)黨‘抬轎子’,捧共產(chǎn)黨上臺的。沒(méi)想到,毛主席這樣平易近人,民主協(xié)商的精神對我教育很深。”
 
  毛澤東聽(tīng)后誠懇地說(shuō):“我們今后要長(cháng)期一直共事,我們大家既是坐轎者,又都是抬轎者。每一個(gè)愛(ài)國的志士仁人,都可以自己的特長(cháng),參加人民政府的工作,不但要做到盡職盡責,還要做到有職有權。”(殷開(kāi):《毛澤東與司徒美堂交往記略》,《黨的文獻》2010年第2期。)
 
 ?。ū疚淖髡呃罴t梅為中國政協(xié)文史館三級職員)
 
×